您的位置: 西藏統一戰線(xiàn) > 統戰人士 > 正文

毛澤東主席與西藏革命和建設事業(yè)(一)高瞻遠矚

作者: 車(chē)明懷發(fā)布時(shí)間: 2024-05-22 10:30:04來(lái)源: 中國西藏網(wǎng)
打印
T+
T-

  編者按: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紀念毛澤東同志誕辰130周年座談會(huì )上講道:“毛澤東同志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偉大的無(wú)產(chǎn)階級革命家、戰略家、理論家,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偉大開(kāi)拓者、中國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yè)的偉大奠基者,是近代以來(lái)中國偉大的愛(ài)國者和民族英雄,是黨的第一代中央領(lǐng)導集體的核心,是領(lǐng)導中國人民徹底改變自己命運和國家面貌的一代偉人,是為世界被壓迫民族的解放和人類(lèi)進(jìn)步事業(yè)作出重大貢獻的偉大國際主義者。”對于西藏人民而言,毛澤東主席又是解放西藏、建設西藏的主要決策者。

  回首往昔,重溫毛主席對西藏工作的一系列指示精神,感受中國共產(chǎn)黨解放西藏、經(jīng)營(yíng)西藏、建設西藏的厚重歷史,感受毛主席作為第一代領(lǐng)導核心浸潤于西藏大地長(cháng)留人民心中的深恩厚澤。

  高瞻遠矚,及時(shí)決策和平解放西藏,完成了祖國大陸的全部統一

  我國是統一的多民族的國家,自古以來(lái),西藏就是中國領(lǐng)土的一部分。近代以來(lái),由于帝國主義勢力利用政治滲透、經(jīng)濟掠奪、軍事侵略、培植親信等手段,步步侵入西藏地區,加之西藏地方政府中分裂勢力的分裂活動(dòng),使西藏深深陷于帝國主義的侵略和羈絆之下。帝國主義的入侵和封建農奴制度的壓迫,給西藏人民造成了深重的災難。驅逐帝國主義勢力,解放西藏人民,變革腐朽的社會(huì )制度和生產(chǎn)關(guān)系,是西藏人民的迫切愿望,也是中國社會(huì )發(fā)展在邊疆民族地區的客觀(guān)要求。

  1949年2月,毛主席在河北省平山縣西柏坡會(huì )見(jiàn)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米高揚時(shí)指出:西藏問(wèn)題也并不難解決,只是不能太快,不能過(guò)于魯莽,因為西藏交通困難,大軍不便行動(dòng),給養供應麻煩也較多,尤其是受宗教控制的地區,解決它更需要時(shí)間,須要穩步前進(jìn)。

  1949年下半年,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yè)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祖國大陸除西藏外基本上獲得了解放。此時(shí),西藏地方政府中分裂主義分子在帝國主義勢力的支持下,陰謀策劃“西藏獨立”,悍然制造“驅漢事件”,妄圖乘國民黨政府覆亡之際將西藏從中國分裂出去。

  面對紛繁復雜的國際局勢,毛主席高瞻遠矚,及時(shí)作出了解放西藏的戰略決策。

  1949年8月,毛主席電示西北野戰軍司令員彭德懷,指出:在解放甘肅、青海的同時(shí),要考慮解放西藏問(wèn)題。毛主席對西藏地方當局在帝國主義勢力的授意下驅逐國民黨辦事處人員和在拉薩經(jīng)商的漢人非常關(guān)注,指示新華社發(fā)表社論,強烈譴責美、英帝國主義企圖乘國民黨敗亡之際吞并我國領(lǐng)土西藏的陰謀,嚴正指出:“西藏是中國的領(lǐng)土,絕不容許任何外國侵略;西藏人民是中國人民的一個(gè)不可分離的組成部分,絕不容許任何外國分割。這是中國人民、中國共產(chǎn)黨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堅定不移的方針”。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羈留于青海的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十世班禪)致電毛主席和朱德總司令:“西北已獲解放,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凡有血氣,同聲鼓舞。今后人民之康樂(lè )可期,國家之復興有望。西藏解放,指日可待。”11月,班禪堪布會(huì )議廳致電毛主席“恭請速發(fā)義師,解放西藏,肅清反動(dòng)分子,驅逐在藏帝國主義勢力,鞏固西南國防,解放西藏人民。”同年11月23日,毛主席親自草擬了給班禪的電報,指出:“西藏人民是愛(ài)祖國而反對外國侵略的,他們不滿(mǎn)意國民黨反動(dòng)政府的政策,而愿意成為統一的富強的各民族平等合作的新中國大家庭的一分子。中央人民政府和中國人民解放軍必能滿(mǎn)足西藏人民的這個(gè)愿望。希望先生和全西藏愛(ài)國人士一致努力,為西藏的解放和漢藏人民的團結而奮斗。”毛主席的這一復電,給予西藏人民和廣大愛(ài)國人士以巨大鼓舞。

  在全國各族人民都在期盼著(zhù)西藏早日解放之際,毛主席以他無(wú)產(chǎn)階級戰略家的偉大氣魄和膽識,縝密地籌劃著(zhù)加快解放西藏的戰略部署。1949年底,毛主席從各種情報中得知,西藏地方當局正在調兵遣將,在帝國主義的支持下陳兵金沙江。帝國主義和國際反華勢力也在搖唇鼓舌,內外反動(dòng)勢力沆瀣一氣,妄圖制造“西藏獨立”的既成事實(shí)。西藏地方當局制造“驅漢事件”、帝國主義勢力插手西藏和班禪堪布廳“速發(fā)義師,解放西藏”的迫切要求,說(shuō)明局勢已到千鈞一發(fā)的地步。在此關(guān)鍵時(shí)刻,毛主席在訪(fǎng)問(wèn)蘇聯(lián)的途中致電中央,強調“進(jìn)軍西藏宜早不宜遲”。

  當西北局提出解放、經(jīng)營(yíng)西藏擔負主要責任尚有困難時(shí),毛主席則根據當時(shí)的實(shí)際情況,及時(shí)作出戰略調整,指出:“由青海及新疆向西藏進(jìn)軍,既有很大困難,則向西藏進(jìn)軍及經(jīng)營(yíng)西藏的任務(wù)應確定由西南局擔負……我意如果沒(méi)有不可克服的困難,應當爭取于今年五月中旬開(kāi)始向西藏進(jìn)軍……請劉、鄧、賀三同志于最近期內會(huì )商一次,決定入藏的部隊及領(lǐng)導經(jīng)營(yíng)西藏的負責干部等項問(wèn)題,并立即開(kāi)始布置一切”。在此電中,毛主席還就進(jìn)軍的具體路線(xiàn)、軍事部署、政治工作等進(jìn)行了周密地安排。西南局根據黨中央和毛主席的戰略部署,確定由十八軍進(jìn)軍和經(jīng)營(yíng)西藏,同時(shí)根據中央軍委命令由青海、新疆、云南各派一部配合進(jìn)軍西藏。

  1950年5月11日,西南局根據各方面調查的情況分析,認為“爭取西藏和平解決的可能性較前增大”“除繼續加強進(jìn)軍的軍事準備外,擬特別加強政治工作”,包括派人入藏,并請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放藏語(yǔ)節目,著(zhù)眼于爭取西藏上層等。為了同西藏當局談判,西南局擬定四項條件上報中央。毛主席和黨中央在審閱西南局的電報后,指出:“在解放西藏的既定方針下和軍事進(jìn)攻的同時(shí),利用一切可能以加強政治爭取工作是完全必要的。這里基本的問(wèn)題,是西藏方面必須驅逐英美帝國主義的侵略勢力,協(xié)助人民解放軍進(jìn)入西藏。”

  西南局認真領(lǐng)會(huì )毛主席的指示,由鄧小平親自起草,將原來(lái)的四項擴展為十項條件,于5月27日上報中央。毛主席在審閱后批復:“除第八條應加‘西藏領(lǐng)導人員’數字外,均可同意。”至此,在毛主席的親自領(lǐng)導下,一個(gè)重大的,以和平解放為基本任務(wù),輔以軍事行動(dòng)的解放西藏的戰略決策已全部形成。

  解放西藏是中國的內部事務(wù),是有利于維護中國統一,有利于西藏人民,有利于西南邊疆穩定的好事,受到了包括藏族人民在內的全國各族人民的擁護和支持。然而這一正義的事業(yè)卻遭到了外國勢力的無(wú)理干涉。當中央作出解放西藏的重大決策、人民解放軍準備進(jìn)軍西藏時(shí),國際上一些勢力感到十分恐慌,1950年初,西藏當局在英印勢力的鼓動(dòng)下,派出所謂“親善使團”到一些國家游說(shuō)。同時(shí)派人到香港,并于1950年3月15日、4月10日致信毛主席,要求派代表赴香港談判相互關(guān)系問(wèn)題。毛主席十分明確地批示:“西藏代表必須來(lái)京談判,不要在港談判”,明確了處理西藏問(wèn)題的立場(chǎng)。

  西藏地方當局在外國勢力的支持拒不到北京談判,在扣押從青海進(jìn)藏的勸和團成員同時(shí),殘忍毒害了前往勸和的格達活佛。印度建議西藏代表團同中國新任駐印度大使談判,并和英方阻止了夏格巴等人前往香港。1950年9月14日,新中國首任駐印度大使袁仲賢代表中國中央政府接見(jiàn)夏格巴等人,明確告其西藏當局必須承認西藏是中國領(lǐng)土的一部分,人民解放軍即將向西藏進(jìn)軍,西藏代表團務(wù)必于9月20日前到達北京,否則將承擔由此產(chǎn)生的一切后果。此時(shí),解放西藏已經(jīng)刻不容緩。

  按照既定計劃,人民解放軍于1950年10月6日至24日發(fā)起了昌都戰役,一舉擊潰了布防于金沙江畔的西藏地方武裝主力,昌都重鎮解放。昌都戰役的勝利,使西藏地方政府內部矛盾加劇,狂妄堅持抗拒中央政府的攝政達扎下臺,十四世達賴(lài)提前親政。形勢的變化為和平解放西藏創(chuàng )造了條件。

  昌都戰役勝利后,美英印等外部勢力企圖干涉,印度指責我解放昌都。毛主席義正詞嚴地指出:“西藏為中國內政問(wèn)題,任何外國無(wú)權過(guò)問(wèn)。”“中國軍隊是必須到達西藏一切應到的地方,無(wú)論西藏地方政府愿意談判與否及談判結果如何,任何外國對此無(wú)置喙的余地。”印度的外交干預失敗后,即派兵進(jìn)占達旺,并陸續侵占非法的“麥克馬洪線(xiàn)”以南的中國領(lǐng)土。

  此時(shí),美國也極盡所能,一面操縱國際輿論,大肆誣蔑中國“侵略”西藏,一面策劃聯(lián)合國進(jìn)行干涉。1950年11月15日,在美國國務(wù)院的唆使下,薩爾瓦多政府駐聯(lián)合國代表團向聯(lián)合國大會(huì )提出干涉中國西藏的提案,荒謬地誣蔑中國的“入侵”。此提案在聯(lián)合國辯論中因遭到多數國家反對而擱置,美國干涉中國解放西藏地方的圖謀破產(chǎn)。挫敗外部勢力的干涉,是與毛主席的堅定立場(chǎng)分不開(kāi)的。

  1951年2月,西藏地方政府派出阿沛·阿旺晉美為首席全權代表的代表團赴北京談判。在和談過(guò)程中,毛主席極為重視和關(guān)心談判的各項事宜,多次接見(jiàn)在京的西藏上層人士,并經(jīng)常過(guò)問(wèn)談判中的具體內容和細節,以利促成協(xié)議的簽訂。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guān)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xié)議》(簡(jiǎn)稱(chēng)《十七條協(xié)議》)在北京簽訂。

  《十七條協(xié)議》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中國革命實(shí)際相結合的產(chǎn)物,是毛澤東思想關(guān)于民族問(wèn)題的實(shí)踐結晶,是中國共產(chǎn)黨成功地解決國內復雜民族問(wèn)題的典范。它正確地回答了在西藏這樣特殊地區如何處理涉及國家長(cháng)遠利益的戰略問(wèn)題。在保證國家利益的前提下協(xié)議又體現了中央對西藏上層的博大胸懷。

  協(xié)議簽訂的當天下午,毛主席聽(tīng)取了中央人民政府代表關(guān)于協(xié)議簽訂工作情況的匯報。毛主席說(shuō):“好哇,辦了一個(gè)大事,這是一個(gè)勝利,但這只是第一步,下一步要實(shí)現協(xié)議,要靠我們的努力。”同時(shí)毛主席叮囑張國華:“你們在西藏考慮任何問(wèn)題,首先要想到民族和宗教問(wèn)題這兩件事,一切工作必須慎重穩進(jìn)。”

  協(xié)議簽訂的第二天下午,毛主席在中南海懷仁堂接見(jiàn)參加和平談判的西藏代表團,進(jìn)行了親切的談話(huà)。晚上,舉行盛大宴會(huì )。毛主席在宴會(huì )上說(shuō):“現在,達賴(lài)喇嘛所領(lǐng)導的力量與班禪額爾德尼所領(lǐng)導的力量與中央人民政府之間,都團結起來(lái)了。這是中國人民打倒了帝國主義及國內反動(dòng)統治之后才達到的。這種團結是兄弟般的團結,不是一方面壓迫另一方面。這種團結是各方面共同努力的結果。今后,在這一團結基礎之上,我們各民族之間,將在各方面,將在政治、經(jīng)濟、文化等一切方面,得到發(fā)展和進(jìn)步。”

  5月28日,《人民日報》用藏漢兩種文字對外公布協(xié)議的全文,并報道了和平談判的經(jīng)過(guò)。同時(shí)發(fā)表題為《擁護關(guān)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xié)議》的社論,指出這是西藏人民從黑暗和痛苦走向光明和幸福的第一步。這篇社論是毛主席親自審閱修改定稿的,具有極高的政策性和策略性。

  不久,毛主席指示張經(jīng)武為中央人民政府駐藏代表,前往西藏亞?wèn)|做達賴(lài)等人的工作。在張經(jīng)武代表的耐心勸說(shuō)下,達賴(lài)返回拉薩,并在10月24日致電中央人民政府毛主席,表示“西藏地方政府及藏族僧俗人民一致?lián)碜o,并在毛主席及中央人民政府領(lǐng)導下積極協(xié)助人民解放軍進(jìn)藏部隊鞏固國防,驅逐帝國主義勢力出西藏,保護祖國領(lǐng)土主權的統一。”

  按照協(xié)議規定,中國人民解放軍進(jìn)軍西藏,鞏固國防。以十八軍為主力的進(jìn)藏部隊陸續向西藏腹心及各邊防要地和平大進(jìn)軍。到1951年底,人民解放軍各路進(jìn)藏部隊按照預定部署,完成了進(jìn)駐拉薩和各邊防要地的任務(wù),祖國大陸實(shí)現了統一。

(編輯:陳建國 責編:周勇 終審:劉期勝)
相關(guān)閱讀
?

熱點(diǎn)關(guān)注更多>>

領(lǐng)導論述更多>>

理論園地更多>>

相關(guān)鏈接更多>>

性做久久久久久_伊人亚洲综合影院首页_97色伦欧美自拍视频_日本heyzo一区二区三区